“雙減”政策之下,什么是「沒人管的教育」?

近日,最新推行的“雙減”政策已成家長關心的熱門話題。


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關于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


當中明確指出:“義務教育最突出的問題之一是中小學生負擔太重,短視化、功利化問題沒有根本解決”、“特別是校外培訓機構無序發展,‘校內減負、校外增負’現象突出”。


教育部部長陳寶生表示:


  • “負擔不是指學生學習成長所應當承擔的學業課業、應當完成的學習任務、應當付出的努力以及應當承擔的成本。我們講的負擔主要指的是應試教育所帶來的超過了教學綱要的這一部分負擔。孩子要成長、成才,不付出努力、沒有負擔是不可能的?!?/span>


可見,從前大多數的校外機構,一味采取題海戰術,試圖“趕鴨子上架”,不僅很難實現孩子質的飛躍,甚至讓其產生“厭學情緒”,可謂得不償失。


究竟如何發掘孩子的內在驅動力?

如何讓孩子從“被動學習”變成“主動學習”?

新政之下,如何更好地培育孩子?


今天小智老師帶來——智勇科創創始人@沒人管博士 于同濟大學111周年校慶HOPE的演講稿,分享其中的精華內容,正與現在政策推行的教學理念不謀而合。


你只需要花5分鐘閱讀,相信對孩子的教育會有所啟發。




沒人管博士-關大勇

智勇教育創始人

“不刷題俱樂部“發起人

上海市青年創業英才

同濟大學物理學院、電信學院雙博士后

同濟大學創新創業學院特聘導師

未來科學家培養計劃主任

2015年上海市新城市形象宣傳片科創人物代表

15年校外K12教培經歷

10年青少年創新教育經歷

兩個孩子的父親




大家好,我是沒人管博士。



同濟大學111周年校慶·校友創新創業大會,由3萬多校友從90余位創新創業代表中,票選出5人,登上HOPE演講的舞臺。我很榮幸作為這5人之一,與幾位優秀的創新創業校友一起,分享了我們的故事。演講過程中,場上六次響起的掌聲,讓我感受到了來自校友們的理解和支持。


HOPE演講旨在為新面孔加油、為新創意喝彩、為新時代賦能,將定期邀請有夢想、敢創造、愿分享的同濟校友走上舞臺,講述自己的故事。同濟校友基金合作伙伴、蔚來創始人、董事長、CEO李斌也應邀出席,并作為HOPE導師,在現場分享了自己的創業心得。

HOPE源于四個單詞 Hungry,渴望——求知若饑,虛心若愚;Original,初心——不忘初心,堅持夢想;Practice,實踐——腳踏實地,仰望星空;Embrace,包容——海納百川,同舟共濟。


我認為,這四個單詞及背后的涵義,也適用于每個學生、每個家長、每個教育者。這也是我們不刷題俱樂部的注解。


今天,我在這里把當天演講的內容也分享給大家,希望有越來越多的人能夠認識到我們教育的初心,希望有越來越多認同不刷題俱樂部理念的朋友能夠認識我們、加入我們。


我是沒人管博士,我一直在不刷題俱樂部等你。


以下是5月20日,我在同濟大學111周年校慶·校友創新創業大會上的分享內容

與大家共享


視頻時長18′49″

我們同濟人不僅僅是踏實、低調,相信我們也是愿意不斷地去進行創新和嘗試的,大家說是不是?其實我和剛才錄老師說的一樣,我也喜歡物理。我從本科、碩士、博士到博士后,一直都是我們同濟大學物理學院的,所以我是一個正宗的物理直男。跟他所堅信的一樣,我也認為通過這樣一個模型的建立,我們是可以計算出一切的,只不過我把這種方式降維運用到了青少年的科學創新教育中。


其實我做教培這個行業從來上海就開始了,已經做了十多年,把高等教育基礎教育在一起結合,也已經不知不覺做了十年,在這個過程中,實際上自己也是上海教育改革的一個見證人和實踐者。所以這段經歷是比較奇葩,很多人問我說:“你科研做得不錯,卻放棄了很多出國聯培的機會,為什么就帶著一幫小孩玩呢?”其實我覺得我自己找到了一個比較感興趣的點,并且愿意為之一直奮斗下去。


當然,我還有另外一個身份,這個身份讓我作為一個教育工作者變得更加的接地氣,我自己是兩個孩子的父親,讓我整個教育的經歷變得更加的真實。


我手里拿的是用兩個一次性杯底部相連制作成的道具。


我問大家,當我把它拋出去的時候,你覺得它會是一個什么樣的軌跡?我聽到有人說拋物線。來試試看,是不是這樣。沒錯,是一個拋物線。



那我現在換一種方式,當我把它用皮筋像彈弓一樣發射出去的時候,大家覺得它還會是一個拋物線嗎?大家剛才看到了什么?有沒有發現它其實產生了一個反重力的現象?正常的拋物線是像現在的圖一樣,但剛才發生的是這樣的一個現象,它向上并且畫了一個回旋,然后漂移了下來。



有沒有人提出這樣一個問題

為什么會出現這樣一個反重力的現象?

我這個皮筋有什么樣的作用?

稍后我會進一步解答

我們教育當中遇到的一個越來越明顯的問題,就是現在的學生越來越不會去提問題,自己內心有各種各樣的設想,但是不愿意開口去提問,這就是我們現在遇到的第一個問題。


當我問這個問題之后,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是有沖動愿意去嘗試一下的。其實像這樣隨手做是很方便的,但我們寧愿去相信一些理論和知識上的經驗,和一些解題技巧,這就是第二個問題。


在不斷的、重復性的、機械式的知識的獲取過程當中,是很容易形成思維定勢,而我們很多人忽略了這一點。尤其是越高年級的同學,他面對中考高考壓力的時候,他會發現沒有時間再去做這些事情,我覺得這個事情無比地浪費時間。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感覺到,這就是第三個問題。


其實我們忽略的是越往后隨著年齡的增長,我們試錯的成本越大,糾錯的成本越來越高。我一直在呼吁要讓孩子在他適合的年齡犯錯,但這個犯錯的成本因為太高,所以導致很多的機構和學校不愿意做這么一件事情。但我做這件事已經做了15年。


學生幫我起了個外號:我姓關,關公的關,我之前是用Mr.Guan這個代號,Mr.Guan在拼音輸入法里面顯示為沒人管。然后因為我上課的style是這樣的——學生很少會在自己的位置上,也會做一些分組和實驗,笑容是永恒的貫穿整個課堂的畫面。他們管我叫沒人管博士,我也特別喜歡,所以我的代號就是沒人管博士,今天我講的主題其實叫沒人管的教育。



可以看到,無論是小學還是初中還是高中,我們在讓學生用身體的方式去演示物理當中一個很重要的知識——橫波與縱波。我們的孩子居然能想出一百多種表演的方法,在短短30分鐘時間里,這是非常讓人驚訝的事情。


我們也會做各種各樣的嘗試,這是08、09、10年的一些照片,我們會圍在一起和大家分享,比如說超過1萬伏的靜電壓。



這是2009年我第一次做科學秀的時候,它是一個親子互動的公益講座。這是我第一次登臺的照片,到目前為止我每個月還在堅持做這樣的公益科普秀,叫智勇科學秀?,F在也在科技館的舞臺上,在更大的舞臺上向更多的人進行表演。

很多人問我,到底是什么東西支持你呢?





其實我一直在強調教學相長的最高境界就是相互感動。


在這個過程當中,很多人說:“關博,你選了一個正處在風口的事情?!蔽艺f錯了,高考改革、中考改革是近年的事,但我做這件事情的時候是2008年。當時慘到什么程度,慘到都沒有后浪愿意過來拍我在沙灘上。太早了,所有人都覺得你是個瘋子,包括身邊也會有人在離開。


十多年里發生的這些事情,我覺得這是一個相互陪伴,相互成就的過程。在這個過程里,不止是他們成長了,他們進到他們想要進的名校,其實對我來說也是一種成長,在這個過程當中讓我不斷堅持下去。


這個是我參照冰山模型畫的智勇的課程體系。




我不反對應試教育,尊重傳統。他們很多方式是通過不斷刷題來強化記憶,從效果、學習知識的角度來說,它同樣達到了目的。但是我們不要忘了,在學習知識之余,其實還有其他的東西值得我們進一步去學習,比如說技能。


當我們用一個模型式的方式,比如剛才兩個杯子所發生的漂移的現象,它其實叫做馬格努斯滑翔機。因為旋轉而產生的高速,形成了一個壓強差,產生了馬格努斯力,當這個力比重力還大的時候,就產生了反作用力的現象。在這樣一個過程當中,學生會投入進去,問為什么,并且愿意去把這個過程拍下來,然后研究它的過程。


這個項目讓我很高興,因為一個很小很小的演示實驗項目,將會關聯到不少有益于社會的重大發明,要知道最開始就源于這么一個小杯子的研究。



真正的科學研究是不是一定要高大上,一定要到科學院所里去,一定要依賴很先進的設備呢?


其實科學研究就在我們身邊,關鍵的是我們給學生構建了一個什么樣的平臺和土壤。


現在網上的段子經常談的是陪孩子做作業的家長,在這個過程當中,父母不斷地在親爹親媽和后爹后媽之間轉換。上次有個家長說,關老師,聽了你的問題——你們有多久沒有跟自己的孩子進行有效的溝通了?他說回去一想覺得相當可怕,他的孩子周一到周五在民辦學校里住校,周六周日接過來之后大量的作業,然后趕場到處去補課,他發現他已經很久沒有去關心孩子在想什么了。


所以我們千萬不要忘記了教育,還有另外一個特別重要的是,孩子們的成長過程中特別需要的,就是關于情感和生命的教育。


在這個過程當中,我們希望通過不斷的實驗、探究、實踐的這種過程,能夠讓學生重拾對學習的一種興趣,培養起嚴謹的態度。比如說剛才,我愿不愿意動手做一次呢?說是很容易的,當你真正去實踐的時候,你會發現有很多的點是很難的。


在孩子十幾歲的時候是構建價值觀的不可逆的時間,我們到底在給他形成一種什么樣的價值觀?


對于現在的超前學習,幼升小的變態我就不再多說,但我希望我們所有人都不要忘記孩子的成長是需要情感的。所以,在我設計的智勇的這個體系當中,他是在體驗、探索、研究的過程當中,去不斷地從樂趣、興趣和志趣來進行循環。




我們說知識和技能可以提前學習,但有一點是不能提前的,就是孩子心智發展的過程,這個是永遠不能提前的。


我們說未來已來,但我想說的是在教育上,我們可不可以等一等有趣的靈魂,我們希望讓學生去重拾對學習的那種快樂,重建那種目標。如果我們用自己擅長的東西,去持續地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我相信我們一定可以持續地投入下去,我們愿意一直堅持下去。那么這個時候,我們是幸福的,我們也會在創造和影響周圍的幸福。這就是我創辦智勇終極的理想,就是希望去打造全社會的幸福感。


當我的女兒出生的時候,我把她抱在懷里,這個時候只有一個詞能去表達我對她的情感,那就是健康。其實這也是我們為人父的初心,作為一個教育工作者,我希望我的女兒們和這個世界上的每個孩子一樣,都可以快樂健康幸福的成長,謝謝大家。





分享到: